体彩20选5走势图预测|体彩20选5走势图表
專家之聲
您的位置:
首頁
>> 專家之聲
樓項飛:中拉共建“數字絲綢之路”:挑戰與路徑選擇
發布時間: 2019-04-11 17:46:21   作者:樓項飛   來源: 《國際問題研究》2019年02期   瀏覽次數:

       引子

       促進中拉數字經濟合作,推動“數字絲綢之路”建設,既為深化中拉經貿合作多元化和產業鏈整合提供了機遇,對提升發展中國家在全球數字經濟治理中的地位也具有重要價值。中拉推進該領域合作建立在中國數字經濟取得巨大成就并強調普惠性發展原則、雙方關系轉型升級與“一帶一路”建設向拉美延伸的基礎之上。當前中拉數字經濟合作也面臨著雙方戰略和法規差異、拉美數字基礎設施相對落后、拉美政治和經濟不確定因素增多等挑戰。今后,中拉可以從進一步做好頂層設計、加大雙方在ICT基礎設施和數字貿易領域的合作、提升拉美數字能力建設等方面入手,加快推進中拉“數字絲綢之路”建設。

       數字經濟正在成為全球經濟發展的重要引擎,引起世界各國廣泛重視。在2017年5月“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上,中國領導人首倡共建“數字絲綢之路”,呼吁各國“堅持創新驅動發展加強在數字經濟、人工智能、納米技術、量子計算機等前沿領域合作,推動大數據、云計算、智慧城市建設,連接成21世紀的數字絲綢之路。”隨著中國與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簡稱“拉美”)國家《“一帶一路”特別聲明》的發表,“一帶一路”倡議正式向拉美延伸,雙方將在該框架下進一步深化數字經濟領域合作,共建“數字絲綢之路”。當前,中拉“數字絲綢之路”建設尚處于起步階段,及時對雙方數字合作面臨的各種問題進行探討,對“數字絲綢之路”行穩致遠頗有現實意義。

 

       拉美數字經濟發展現狀與挑戰

       根據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經濟委員會(簡稱“拉美經委會”)發布的《2018年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數字議程監測》報告,拉美國家在數字應用方面取得了很大進展,但同時也面臨著各類挑戰和障礙,主要體現在以下三個方面:

       第一,拉美各國雖已加大對科技創新公司的扶持,但其數量和質量仍差強人意。該地區的大多數公司仍然停留在對信息通信技術(簡稱ICT)的基本使用層面(計算機和互聯網),很少有企業能對ICT進行更為復雜的運用,諸如可增加企業價值和提高生產力等方面的應用。拉美地區的電子商務活動發展也仍較為遲緩。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UNCTAD)B2C電子商務指數顯示,拉美地區的得分僅為47分,低于世界平均水平(54分)。其中,個人支付賬戶擁有率和郵遞服務兩項指標是阻礙拉美地區電子商務發展的最大制約因素。

       第二,ICT基礎設施和人力資本是阻礙拉美電子政務發展的主要因素。根據聯合國電子政務調查報告(2016年),拉美整體處于電子政務發展指數(EGDI)的中高端位置,但是尚無一國處于極高EGDI值(大于0.75)的序列。2014—2016年,拉美地區的得分從0.49上升至0.51。除了海地(低于0.25)之外,其他國家均處于中、高分值區間內。在這一時期,拉美的在線服務方面取得了緩慢進展,而ICT基礎設施和人力資本落后是制約拉美電子政務發展的最大障礙。

       第三,拉美在數字治理方面雖取得一定進步,但也面臨一些挑戰和不足。例如,拉美在地區和次地區層面的應急減災合作已對ICT有所應用,但在為決策提供全面信息、向弱勢群體提供即時信息等方面仍挑戰不小。拉美多國推動ICT應用于教育領域并取得一定進展,但在應用創新、教育資源共享和數字文化交流等方面仍頗為落后。

       此外,拉美國家要縮小其與發達國家之間、地區內各國之間以及本國內部的數字鴻溝也仍然需要長時間不懈努力。首先,拉美國家2014年在ICT領域的消費金額約為1330億美元但其中用于購買硬件設施的費用占到63%,用于購買軟件和ICT服務的費用分別只占16%和21%。這與美國等發達國家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例如美國硬件設備基礎較好,其在ICT方面的大部分支出都用于購買軟件和服務。其次,從寬帶服務的質量來看,拉美各國與世界領先國家之間亦存較大差距。一方面,拉美寬帶質量最高的兩個國家只有15%地區的帶寬高于15Mbps,而最差的國家僅有0.2%地區的帶寬高于15Mbps。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全球最先進的10個國家50%以上用戶的帶寬都高于15Mbps。另一方面,在拉美國家使用家庭寬帶連接互聯網仍然不易,受制于經濟條件和地理位置等因素,僅一半家庭能享受此項服務。

       綜上,為進一步提高數字應用和縮小數字鴻溝,拉美國家需要加大在ICT基礎設施領域、人力資源培訓等方面的投入,加快制定和完善本國數字經濟發展戰略,積極尋求國際合作以彌補資金、技術和經驗的不足。當前,中國正在發掘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在數字經濟方面的合作潛力,共同建設“數字絲綢之路”。“數字絲綢之路”是ICT快速發展和數字經濟重要性不斷提升的產物,為推進“一帶一路”建設提供了新路徑。相對于拉美國家,中國在數字經濟發展方面具有一定技術優勢和資金優勢,可向中拉數字經濟發展合作提供巨大支持。

       中拉共建“數字絲綢之路”是雙贏和多贏的選擇

       當前,中國和拉美各國都把促進經濟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視為實現經濟可持續發展的重要路徑,而發展數字經濟正是其中的重要驅動力。促進中拉數字經濟合作,推動“數字絲綢之路”建設,不僅有利于各自實現經濟可持續發展的目標,也有利于雙方經貿關系的進一步整合和多元化發展。具體來看,其價值體現于以下兩方面:

       第一,有利于促進中拉經貿合作多元化和產業鏈整合。首先,數字經濟的發展為中拉經貿合作開拓了新領域,提供了新平臺。2012年以來,在大宗產品價格下降和中國市場需求結構性調整的共同作用下,中拉貿易額在2014年達到2636億美元的歷史最高水平之后連續兩年負增長,優化中拉貿易結構、促進雙方貿易多元化的緊迫性進一步提升。2015年1月,中拉雙方共同制定并發布的《中國與拉美和加勒比國家合作規劃(2015—2019)》指出,雙方要“在保持傳統貿易基礎上加強服務貿易和電子商務合作,促進貿易平衡發展”。當前中拉貿易仍然表現為產業間貿易特征,即中國主要向拉美出口工業制成品,進口初級產品。雖然大部分拉美國家對華貿易處于逆差,但是對中國農牧業產品出口已成為該地區國家重要的貿易順差來源,2016年雙方在該領域的貿易額接近230億美元。隨著中國城市化進程加快和中產階層的持續擴大,中國對高品質農牧產品的需求將進一步提升,中拉在該領域的貿易合作具有很大潛力。中拉跨境電商的發展無疑將為更多拉美特色商品和高附加值產品進入中國市場提供更多便利。

 

       其次,拉美國家積極推進數字經濟戰略為中國ICT企業開拓拉美市場以及促進雙方產業鏈融合提供了機遇。外國直接投資既是發展中國家重要的融資渠道,也是實現技術轉讓、實現跨國產業鏈整合以及掌握新的商業模式和管理運行體系以提高國家競爭力和生產力效率的重要方式。近幾年來,在宏觀經濟和政策前景不明確等因素的影響下,拉美地區的外國直接投資連續五年下滑,2016年同比減少14%。在此背景下,中國對拉美的直接投資保持了穩中有升的態勢,有助于其緩解外國直接投資減少的壓力。中國對拉美地區的直接投資正在朝著多元化趨勢發展,中國企業對拉美礦業和能源等方面投資的比例在減少,而對電信、不動產、食品和可再生能源等領域的投資興趣在不斷提高。拉美已經成為了中國第二大投資目的地,中國不斷加大對拉美包括ICT在內的各領域投資,將給拉美國家數字產業化和產業數字化帶來積極影響。

       最后,中拉金融合作將為拉美ICT基礎設施建設提供資金支持。ICT基礎設施落后是困擾拉美數字經濟發展和縮小數字鴻溝的重要因素,包括通信設施在內的基礎設施建設是中國對該地區投資的重點領域之一。2002—2012年,該地區各國在基礎設施領域的平均投入只占其國內生產總值(GDP)的2.7%,其中ICT基礎設施的平均投入僅約占GDP的0.5%。為了滿足ICT基礎設施建設的需求,拉美各國必須加大對該領域的投資力度,通過多渠道融資以滿足不斷增長的資金需求。金融合作是推動中拉關系進一步發展的三大引擎之一,中國充沛的外匯儲備為實現中拉資金融通提供了有力保障。

       第二,有助于提升發展中國家在全球數字經濟治理中的地位。近幾年來,數字經濟雖然在全球范圍內迅猛發展,但相應的國際規則制定卻處于相對遲緩的狀態。數字經濟發展在打破了現有的經濟和社會發展格局的同時,急需形成相應的國內和國際規則去引導它向著健康有序的方向發展,尤有必要在數字貿易規則制定、數據的安全和保護以及信息網絡的發展與安全等方面開展國際合作,構建數字經濟時代的國際規則。

       在數字經濟發展領域,發達經濟體在ICT、資本和人才方面具有先天的領先優勢,已成為該領域國際規則制定的重要參與者甚至是引領者,其參與和引領制定的相關規則主要為維護其在該領域的優勢地位。以美國為例,其近年來主導數字貿易規則制定進程特點有三:第一,率先提出體現自身優勢的數字貿易定義,把美國在這一領域具有領先優勢的大部分業態囊括其中;第二,利用美國主導的經貿談判,力推以電子商務章節下的獨立條款規定數字貿易規則;第三,以美國在數字貿易領域的商業利益為優先,為維護美國優勢地位而量身定制相關規則條款。

       發展中國家只有盡早參與數字經濟領域的規則制定,才能切實維護自身利益。中國作為最大的發展中國家和全球第二大數字經濟體,需要積極參與數字經濟國際規則制定,增強發展中國家在該領域的話語權。中拉數字經濟合作的深入開展不僅有利于釋放數字紅利,也有利于發掘雙方在數字貿易和網絡空間治理中的共同利益。

       中拉數字合作戰略對接的可行性

       中拉開展數字經濟合作既得益于中國數字經濟發展所取得的巨大成就及所秉持的普惠性發展原則,也根植于十八大以來中拉關系全方位、多層次良性互動態勢,其既符合世界經濟發展趨勢,也符合中拉雙方現實需求。

       首先,中國數字經濟發展取得巨大成就并堅持普惠性原則,這有利于中拉在該領域推進合作。根據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發布的《數字中國建設發展報告(2017年)》,2017年中國數字經濟規模達到27.2萬億元,同比增長20.3%,GDP占比達到32.9%,已成為推動經濟轉型升級的重要引擎。中國信息消費規模的增速是本國最終消費增速的2倍左右,移動支付交易規模居全球首位。中國網信企業的整體實力和全球競爭力也在不斷提升,中國已有7家互聯網企業的市值躋身全球20強。在取得本國數字經濟發展巨大成功的同時,中國正在積極推動全球數字經濟治理,打造數字經濟合作平臺,讓更多國家能夠享受數字經濟發展帶來的紅利。2016年9月在杭州舉辦的二十國集團(G20)峰會發布了《G20數字經濟發展與合作倡議》。中國外交部和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于2017年3月共同發布的《網絡空間國際合作戰略》,在分析網絡空間國際合作的機遇與挑戰的基礎上,提出了網絡空間國際合作的基本原則、戰略目標以及行動計劃。

       其次,推動中拉數字經濟合作并非另起爐灶,而是伴隨著中拉關系轉型升級以及“一帶一路”建設不斷推進的水到渠成之舉。中拉在ICT領域的合作始于20世紀80年代末。中國與巴西于1988年7月簽訂聯合研制地球資源衛星協議,兩國合作成為高科技領域南南合作的典范。此后,中國與阿根廷、委內瑞拉等其他拉美國家也在衛星通信領域開展合作,并取得良好成績。進入21世紀以來,隨著中國ICT行業的快速發展,中拉在該領域的合作也不斷深化,逐漸成為雙方提升經貿合作的重要組成部分。《中國對外投資合作發展報告(2017)》中相關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末,中國在拉美信息/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的投資存量為380.2億美元,占中國對該地區直接投資存量的18.4%。華為、中興等中國通信科技巨頭在拉美通信設備制造業和通信服務業市場的影響力和市場占有率也在不斷提升。

       隨著“一帶一路”建設成效和影響力不斷擴大,拉美各國對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積極性不斷提高。阿根廷總統毛里西奧•馬克里和智利總統米歇爾•巴切萊特以及近20位拉美國家政要和地區組織負責人參加了2017年5月在北京舉行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2018年1月,在智利首都圣地亞哥舉辦的第二屆中國—拉美和加勒比國家共同體論壇(簡稱“中拉論壇”)通過并發表了《“一帶一路”特別聲明》,拉美作為“海上絲綢之路的自然延伸和‘一帶一路’國際合作不可或缺的參與方”的地位進一步明確。作為打造“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抓手,“數字絲綢之路”建設將進一步拉近中拉關系,促進中拉經貿、科技、教育和文化領域合作的便利化,以及共同分享數字經濟的發展成果。

       中拉數字經濟合作的障礙與挑戰

       當前中拉數字經濟合作仍處于起步階段,在助推“一帶一路”向拉美延伸及中拉關系轉型升級過程中仍然面臨眾多障礙與挑戰。前文已述拉美地區數字應用發展的不足,其對中拉數字貿易合作亦有不利影響。僅就中拉數字經濟合作而言,挑戰因素主要在以下三方面:

       第一,政策和法規差異可能影響中拉數字合作發展。一方面,與全球數字經濟發展的現狀類似,雖然中國和大部分拉美國家都已經開始制定和實施數字經濟發展戰略,但其內容大多針對本國的數字基礎設施建設和數字能力提升,較少涉及跨國或跨地區的互聯互通等內容。另一方面,由于當前數字經濟的發展速度要遠快于相關法規和政策的制定,全球數字經濟治理仍處于各方博弈階段,各國在涉及跨境電子商務和數據流動、隱私和知識產權保護等相關領域的規則制定存在較大分歧,這將給跨國數字貿易和投資帶來障礙。

       第二,拉美ICT基礎設施相對落后掣肘中拉數字合作。“數字絲綢之路”建設的前提就是實現基礎設施的數字化、網絡化和智能化,形成真正意義上的互聯互通。從拉美地區內部看,當前拉美數字化基礎設施建設處于相對落后且國家間、城鄉間和貧富家庭間發展不平衡的狀態。這一現狀雖然為中拉在該領域開展合作帶來了機遇,但從總體上看既不利于拉美國家的轉型發展,也不利于中拉數字經濟合作的全面開展。此外,中國與拉美地區之間的信息通信網絡建設明顯滯后,這同樣不利于深化數字經濟領域的合作。海底光纜是全球通信最重要的信息載體,已成為中國與全球連接最重要的方式。目前,從中國出發的海底光纜可以直接通達亞洲沿海地區、北美洲、歐洲和非洲,但與南美洲的連接仍需通過轉接才能實現。隨著中國與拉美交往的日益密切,以及中國互聯網企業不斷拓展拉美市場,中拉互聯網流量將不斷提升,對于實現數字互聯互通的需求將日益緊迫。

       第三,拉美政治和經濟中不確定因素增多或將阻礙中拉數字合作。從政治因素方面看,近幾年來拉美左翼和右翼政黨間的斗爭更趨激烈,傳統政黨影響力不斷下降,社會矛盾和分歧進一步凸顯,以拉美和加勒比國家共同體(簡稱“拉共體”)為代表的地區一體化進程遭遇挫折。中拉雙方數字經濟合作難免受到拉美國家和地區政局變動影響。從經濟因素方面看,雖然2017年拉美地區經濟出現了觸底回升跡象,但從2018年高開低走的經濟增長表現看,拉美地區要擺脫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經濟復蘇乏力的局面仍面臨眾多挑戰。拉美經委會一份近期報告認為,在全球經濟的不確定性增加、發達國家與新興經濟體的經濟活力減弱、國際金融市場波動性增加、地區內國家受大宗商品價格下降以及融資成本增加等因素的共同作用下,2019年拉美地區經濟增速預計為1.7%,比2018年10月公布的增速降低了0.1%。鑒此,在內外不確定性因素增多的背景下,拉美地區的政治和經濟走向日趨復雜多變,這無疑會給中拉數字經濟合作帶來不小挑戰。

       推進中拉“數字絲綢之路”建設的路徑選擇

中拉進行數字經濟合作,共建“數字絲綢之路”,雖為雙方實現多層次和多元化的互利共贏合作提供了機遇,但也應正視存在的困難和阻礙,并尋求解決之道。中拉可結合“一帶一路”所秉承的“共商、共建、共享”原則,以現有的雙邊和多邊合作機制為依托,進行數字經濟發展的項目整合和戰略對接,共同推進數字經濟合作。中拉數字經濟合作需要不斷總結經驗,通過磋商和談判等方式制定或細化符合雙方利益的規則,并逐漸使其融入全球數字經濟治理的框架體系之中。

 

 

       第一,做好頂層設計,進一步推進中拉數字化戰略和相關法規對接。從第二份《中國對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政策文件》和《中國與拉共體成員國優先領域合作共同行動計劃(2019—2021)》等綱領性文件中可以看出,信息技術和數字經濟已成為中拉合作的重要組成部分。當前,中國通過出臺《國家信息化發展戰略綱要》《“十三五”國家信息化規劃》《網絡空間國際合作戰略》等指導性文件,不斷完善數字中國建設和數字領域國際合作的頂層設計。拉美國家于2018年3月召開第六屆拉美信息社會部長級會議,通過了第六份《拉美和加勒比地區數字議程》。該議程確立了拉美地區2018—2020年數字議程的7大領域(包括數字基礎設施、數字化轉型和數字經濟、地區數字市場、數字政務、文化融合與數字技能、新興可持續發展技術以及信息社會治理)以及30個行動目標。中拉實現數字化戰略對接,是推動雙方開展數字經濟合作,共建“數字絲綢之路”的重要步驟。中國數字經濟發展所形成的中國經驗和中國模式,對于迫切希望調整經濟結構、重塑發展模式以及促進社會協調發展的拉美國家來說,具有很高的參考價值。中國與拉美各國政府可以進一步深挖雙方數字議程中的利益契合之處,探討雙方在信息技術和數字經濟領域開展合作的機遇和挑戰,逐步制定符合雙方利益的數字化合作議程。

       第二,進一步加強在ICT基礎設施領域的合作。一方面,除繼續加強中拉在衛星通信領域的合作外,雙方可以進一步加快跨太平洋海底光纜鋪設的可行性研究。智利政府已開始就跨太平洋海底光纜項目開展路線和可行性前期研究,也在尋求合作伙伴和融資支持,其方案之一是鋪設由上海到智利的總長為22800公里、投資額約為5億美元的海底光纜。2017年,華為根據協議就該項目向智利政府遞交了可行性研究和成本估算的前期研究方案。中智跨太平洋海底光纜項目如能最終實施,將對實現智利及南美各國與亞太國家間的信息互聯互通起到極大推動作用。另一方面,加大中拉在ICT基礎設施建設領域的技術和融資合作。中國在ICT基礎設施建設領域擁有華為、中興等實力雄厚的企業,它們不僅已成為拉美通信技術和終端市場主要的產品和服務供應商,而且還通過與歐洲電信運營商合作的方式開始參與拉美地區新一代網絡構建和技術標準的制定。今后,中國可以進一步加大對信息技術企業走出去的扶持力度,鼓勵它們為當地的數字化發展提供更多技術支撐。此外,中國也可以利用自身參與或主導的國際多邊金融機構、設立的專項貸款和合作基金以及政策性和商業性銀行,為拉美ICT基礎設施建設提供靈活多樣的融資支持。

       第三,進一步利用平臺經濟和加強數字能力建設合作,以促進貿易暢通和民心相通。一方面,雙方可以積極利用跨境電商平臺,為推動中拉貿易提質升級做出貢獻。正如馬云所說,過去很長一段時間全球化只讓少部分發達國家和大型企業收益,而互聯網和電子商務讓發展中國家、中小企業和年輕人都受益。中拉雙方可以利用淘寶網等電商平臺,為雙方商品打開對方市場提供更為便捷和多元化的渠道。另一方面,在官方層面加強數字能力建設合作的同時,可以鼓勵有能力的企業加大對該領域的投入。華為在這方面已有較成功的經驗,其通過設立在巴西圣保羅州坎比納斯市的研發和培訓中心,每年培訓超過2000名ICT人才,還通過與巴西高校及科研機構建立聯合實驗室、網絡技術學院以及項目合作等方式開展合作,對當地的稅收、就業、人才培養和技術水平提升等貢獻巨大。

聯系我們

官方電話:0574-88222535
傳真:0574-88222535
郵編:315100
地址:浙江省寧波市鄞州區錢湖南路8號

友情鏈接

浙ICP備16017915號-2        版權所有:寧波海上絲綢之路研究院        【聲明】本網站部分內容精選于相關網絡,部分作者佚名或聯系不詳。如選用不當,請聯系我們,我們將及時作出處理。
体彩20选5走势图预测 老虎机退币器专卖 qq三国2016副职赚钱 打鱼游戏 江苏五分 疯狂玩德州扑克 8间房开客栈赚钱吗 博远棋牌 北京pk赛车玩法技巧 5月2号福彩 小卖家拼多多怎么赚钱